都曾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

2018-09-07 01:47

朱校长的忧虑,实质上就是“钱学森之问”。他其实已经给出了答案——因为现在的大学教育体制和理念就像一个“坛子”,是以给学生输送知识为主,而束缚了创新精神和想象力、洞察力,所以我们应该去努力打破这种规制人的思维的“坛子”,把人“救”出来。

崔琦、高锟、李政道、杨振宁等等,都曾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,他们能拿诺贝尔奖就说明中国人智力很好。但中国人的想象力确实被层层压制。为什么会这样呢?因为我们常常对想象力抱有矛盾的心理,一方面是欣赏,一方面是打压,而打压往往胜于欣赏。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是,想象力是无羁的,它会带来自由的创造,可是自由的创造很有可能是对既有秩序、现实和权威的冲击,也因此遭至不满和压制。

看我们的教育,孩子从家庭开始,就被告知要“听话”,不能“出格”,搞得孩子唯唯诺诺;还有一点想象力的进了学校之后,又被沉重的知识灌输给压得喘不过气来,哪里还能想象什么;就算在学校里仍然保存了一点想象力的,到社会要乖乖听任权力的训导,也会抹杀掉想象力,最终变成那个被“坛子”定型的人,哪里还有什么创造力?

在2008年的“科学教育讨论会”上,朱校长就表达过类似观点,而且拿一个漫画来比喻,漫画中画了两个坛子,坛子打破前,一个人蜷缩在坛子中;坛子打破后,那个人依然蜷缩,姿势一点没有改变。朱清时用这个漫画来说明现行教育对一个人的塑造:尽管坛子已经打破,但人已经被定了型,没有了想象力和创新精神。

其实,除非身体障碍,人是天生具有想象力、洞察力的,每一个孩子都有丰富的想象力和观察力,且常常出乎成人的意料。想象力和观察力无疑是求知创造的双翼,倘若这些本性与双翼能获得最大限度的保护,我们丝毫也不担心一个人没有创造力,没有创新精神。

为人才辈出,为国家民族未来计,应该打破束缚人的“坛子”,这个“坛子”简而言之,就是束缚人想象力、观察力等一切有碍创造的某些文化和制度。砸烂这个“坛子”不易,但需要我们一点点地敲打,不断释放出更大的空间。

朱清时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现在的大学都是以给学生输送知识为主。其实,真正优秀的人,首先应该有想象力。有想象力,才会创新;其次应该有很强的洞察力;最后应该有很好的记忆力。